当前位置:主页 > 职业论文 > 毕淑敏的文章_吻脖子论文

毕淑敏的文章_吻脖子论文

导语 : 毕淑敏的文章 当我说出“我很重要”这句话的时候,颈项后面掠过一阵战栗。我知道这是把自己的额头裸露在弓箭之下了,心灵极容易被别人的批判洞伤。许多年来,没有人敢在光天化

毕淑敏的文章

当我说出“我很重要”这句话的时候,颈项后面掠过一阵战栗。我知道这是把自己的额头裸露在弓箭之下了,心灵极容易被别人的批判洞伤。许多年来,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“很重要”。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——“我不重要”。   作为一名普通士兵,与辉煌的胜利相比,我不重要。   作为一个单薄的个体,与浑厚的集体相比,我不重要。   作为一位奉献型的女性,与整个家庭相比,我不重要。   作为随处可见的人的一分子,与宝贵的物质相比,我们不重要。   我们——简明扼要地说,就是每一个单独的“我”——到底重要还是不重要?   我是由无数星辰日月草木山川的精华汇聚而成的。只要计算一下我们一生吃进去多少谷物,饮下了多少清水,才凝聚成一具美轮美奂的躯体,我们一定会为那数字的庞大而惊讶。平日里,我们尚要珍惜一粒米、一叶菜,难道可以对亿万粒菽粟亿万滴甘露濡养出的万物之灵,掉以丝毫的轻心吗?   当我在博物馆里看到北京猿人窄小的额和前凸的吻时,我为人类原始时期的粗糙而黯然。他们精心打制出的石器,用今天的目光看来不过是极简单的玩具。如今很幼小的孩童,就能熟练地操纵语言,我们才意识到已经在进化之路上前进了多远。我们的头颅就是一部历史,无数祖先进步的痕迹储存于脑海深处。我们是一株亿万年苍老树干上最新萌发的绿叶,不单属于自身,更属于土地。人类的精神之火,是连绵不断的链条,作为精致的一环,我们否认了自身的重要,就是推卸了一种神圣的承诺。   回溯我们诞生的过程,两组生命基因的嵌合,更是充满了人所不能把握的偶然性。我们每一个个体,都是机遇的产物。   常常遥想,如果是另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,就绝不会有今天的我……   即使是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,如果换了一个时辰相爱,也不会有此刻的我……   即使是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在这一个时辰,由于一片小小落叶或是清脆鸟啼的打搅,依然可能不会有如此的我……   一种令人怅然以至走入恐惧的想象,像雾霭一般不可避免地缓缓升起,模糊了我们的来路和去处,令人不得不断然打住思绪。   我们的生命,端坐于概率垒就的金字塔的顶端。面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我们还有权利和资格说我不重要吗?   对于我们的父母,我们永远是不可重复的孤本。无论他们有多少儿女,我们都是独特的一个。   假如我不存在了,他们就空留一份慈爱,在风中蛛丝般飘荡。   假如我生了病,他们的心就会皱缩成石块,无数次向上苍祈祷我的康复,甚至愿灾痛以十倍的烈度降临于他们自身,以换取我的平安。   我的每一滴成功,都如同经过放大镜,进入他们的瞳孔,摄入他们心底。   假如我们先他们而去,他们的白发会从日出垂到日暮,他们的泪水会使太平洋为之涨潮。面对这无法承载的亲情,我们还敢说我不重要吗?   我们的记忆,同自己的伴侣紧密地缠绕在一处,像两种混淆于一碟的颜色,已无法分开。你原先是黄,我原先是蓝,我们共同的颜色是绿,绿得生机勃勃,绿得苍翠欲滴。失去了妻子的男人,胸口就缺少了生死攸关的肋骨,心房裸露着,随着每一阵轻风滴血。失去了丈夫的女人,就是齐斩斩折断的琴弦,每一根都在雨夜长久地自鸣……面对相濡以沫的同道,我们忍心说我不重要吗?   俯对我们的孩童,我们是至高至尊的惟一。我们是他们最初的宇宙,我们是深不可测的海洋。假如我们隐去,孩子就永失淳厚无双的血缘之爱,天倾东南,地陷西北,万劫不复。盘子破裂可以粘起,童年碎了,永不复原。伤口流血了,没有母亲的手为他包扎。面临抉择,没有父亲的智慧为他谋略……面对后代,我们有胆量说我不重要吗?   与朋友相处,多年的相知,使我们仅凭一个微蹙的眉尖、一次睫毛的抖动,就可以明了对方的心情。假如我不在了,就像计算机丢失了一份不曾复制的文件,他的记忆库里留下不可填补的黑洞。夜深人静时,手指在揿了几个电话键码后,骤然停住,那一串数字再也用不着默诵了。逢年过节时,她写下一沓沓的贺卡。轮到我的地址时,她闭上眼睛……许久之后,她将一张没有地址只有姓名的贺卡填好,在无人的风口将它焚化。   相交多年的密友,就如同沙漠中的古陶,摔碎一件就少一件,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成品。面对这般友情,我们还好意思说我不重要吗?   我很重要。   我对于我的工作我的事业,是不可或缺的主宰。我的独出心裁的创意,像鸽群一般在天空翱翔,只有我才捉得住它们的羽毛。我的设想像珍珠一般散落在海滩上,等待着我把它用金线串起。我的意志向前延伸,直到地平线消失的远方……没有人能替代我,就像我不能替代别人。我很重要。   我对自己小声说。我还不习惯嘹亮地宣布这一主张,我们在不重要中生活得太久了。我很重要。   我重复了一遍。声音放大了一点。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这种呼唤中猛烈地跳动。我很重要。   我终于大声地对世界这样宣布。片刻之后,我听到山岳和江海传来回声。   是的,我很重要。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这样说。我们的地位可能很卑微,我们的身份可能很渺小,但这丝毫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要。   重要并不是伟大的同义词,它是心灵对生命的允诺。   人们常常从成就事业的角度,断定我们是否重要。但我要说,只要我们在时刻努力着,为光明在奋斗着,我们就是无比重要地生活着。   让我们昂起头,对着我们这颗美丽的星球上无数的生灵,响亮地宣布——   我很重要。

毕淑敏的文章

几斗h亚梦文章

网址 http://www.zhikanlz.com/novel/11233?page=2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球支持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终于,她终于嫁给他了。

从相识到相爱,从经历种种困难到雨过天晴,她终于和他在一起了。

亚梦坐在新婚的大床边,小脸因为喝过酒的关系微微泛红,双眼盯着地板,手紧紧地抓着被子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咔。”浴室的门打开了,几斗赤丶裸丶着上身,下身围着一条浴巾,擦着头发。

“亚梦。”几斗轻轻地唤她。

亚梦一个激灵,抬起头来,“几……几斗,你洗好了啊?”看见他赤裸着的上身还沾着水珠,性感至极,亚梦小脸更红了,她微微调整坐姿,刚好看不到几斗。

几斗轻轻挑了一下眉毛,他的小娇妻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啊。

“唔……”不知什么时候,几斗已经站在亚梦面前了,看着她害羞的模样,忍不住吻上她的娇唇。亚梦的瞳孔迅速放大,不会不会那么快吧。“嘶……”

“宝贝儿,接吻要专心点。”几斗惩罚地轻咬了她的下嘴唇,在她微微张嘴的时候,舌头狡猾地缠上她的香舌。 [设为书签]

“唔……”亚梦小脸开始微微涨红,嘴里的空气似乎都要被带走了。

几斗的舌头灵活地在亚梦的小嘴里肆虐,舌尖总是似不经意的碰触她的牙关,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亚梦浑身一颤。

“宝贝儿,你好甜。”许久,几斗才放过她,任她靠在他肩膀上大口大口地呼吸。

“几斗。”亚梦在他怀里轻轻地呢喃。

“我在。”“你,你爱我吗?”亚梦有些模糊地发声问,小脸通红,使劲往他怀里钻,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窘迫。

“你猜呢。”几斗在亚梦耳边轻轻地说,呼出的热气喷在亚梦的耳根上,让她忍不住轻哼。“恩……别,别这样,几斗。”看着她娇俏的模样,几斗忍不住逗逗她:“别哪样?是这样呢,还是这样?”他开始轻轻的吻她的耳垂,然后咬了咬她的小鼻子。

[设为书签]

“恩……痒痒的,难受。”亚梦从几斗的怀里抬起头来,娇嗔地看着他,杏眼带着些迷离的色彩。

“宝贝儿,知道你这样有多迷人吗?”亚梦还没反应过来,嘴唇就被堵上了。

粗糙的舌头大肆进攻,带着些许霸道。

“恩……”痒痒的难耐的感觉迅速涌遍了亚梦全身,她双手揪着床单,身子不自觉的贴合几斗。“啊……”几斗明明知道自己最敏感的是耳朵,居然还碰,这个大坏蛋。

“宝贝儿,你是我的,你是我的……”几斗湿润的舌头渐渐下滑,在她精致的锁骨上狠狠一吻,烙下一个印记。 [设为书签]

我发现点击已经过30了, 可是留言的只有1个。 [设为书签]

再更一点明天继续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几斗,难受。”亚梦闭上眼睛,可微微颤抖的睫毛还是暴露出她十分害怕。

“一会儿就不难受了,忍忍一会儿就好。”大手因为练习小提琴略有粗糙,轻轻在亚梦光滑的肌肤上摩挲的时候,让亚梦浑身一震。

“恩啊……”几斗的大手隔着内衣不轻不重地搓揉着雪峰,亚梦只觉得身体里简直像有火在燃烧,而几斗正在一点一点让火焰烧的更旺。

该死,他已经在极力克制了好不好,亚梦的口申口今还是让他一颤,下腹的欲望似乎更加火热了。

终于,亚梦的睡裙不知在何时被几斗退下了。左手在摩挲着她的小腹,右手却在背后解开内衣的扣子。“该死,这什么破东西。”几斗面色飞过一片红霞,手上的动作也略有急促,可越慌张越解不开扣子。

[设为书签]

一共有5个人留言 =v= 加一更两三百字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突然,一只纤细的手臂绕道后面,“啪”扣子立马掉落下来了。

“几斗,你这笨蛋。”亚梦微微喘着气,小脸虽然故意向一边侧去,但还是能看见脸上的潮红并未减退。

在她唇上轻点一下,手同时也伸手去拿开那散落的内衣。

老天,她什么时候发育的那么好了?!雪白的**随着主人略带急促的呼吸而上下颤动,胸前的蓓蕾还未开放,却带着迷人的色彩。

“嗯阿……”亚梦突然觉得胸前一片湿意,热热的粘粘的,带来很奇怪的感觉,既讨厌又不想抗拒。

几斗含住蓓蕾,轻轻地吮它,然后又用舌头去触碰。“恩……恩啊……”这种奇怪的感觉已经快让她晕过去了,大脑里一片混乱,只觉得有股热流再不断涌出,一直都不间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=v= 每五个人加更一篇两三百字。 [设为书签]

每二三百字算一更。【如上】

每天五百字左右 【大约2更】

每天 【顶】10 加一更

每天 【留言】5个人(刷楼算1人)加一更

如果当天没更的话隔日会补更。【上课以后也许会在周末补全】

最后 希望亲们喜欢我的文。 【人家第一次写文馁,支持一下蛮】 [设为书签]

那啥,我有点懒,现在才起。

------------------ 更文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斗满意的看着娇丶丶乳上的蓓蕾混着水光绽放开来,还有身下的这个小女人难耐的模样。突然,他眉毛一挑,坏坏一笑,弓下身子。火热的舌头在亚梦光滑的小腹上打画着圈圈,膝盖弓起,似不经意的蹭着她的腿间。“啊……几,几斗,难受,呜,难受。”亚梦睁开泛着水光的眼睛看着他,发出呜咽的口申口今。

几斗看着她娇媚的模样,下腹一紧,扶起她的身子,将她搂在怀里。

左手中指轻轻在她的芳草丛林处摩挲,很快便感受到春潮沾染了手指。“恩啊…恩…恩,几斗,几斗。”亚梦微微仰起头,倒抽一口气,难耐的唤着他的名字。

几斗耐着性子,强忍着冲动,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弄花瓣,探入一小关节手指。“宝贝儿,你好紧,放松点。”几斗感受到他的手指似是被吸吮住一般,被湿润的紧致包围着。

[设为书签]

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点击已经300多了,但是留言才那么几个。下面是今天的2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 更文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几斗,呜……”亚梦轻轻抽咽起来,让几斗有些慌张。

“怎么了?害怕吗?”轻轻地吻她的泪水,紫色的眼眸里灌满了温柔。

亚梦无助地点点头,“几斗,我害怕,我心跳的好快。”

爱怜地吻吻她光滑的额头,“没关系,不怕,我会陪着你。”亚梦茫然地点头,然后靠在他的怀里。

“宝贝儿,如果等一下会痛,就告诉我,知道吗?”轻轻柔柔的声音飘到她的耳朵里,有如温柔的风掠过耳畔。亚梦轻轻点头。

修长的手指继续在湿润的花径里轻轻地逗弄着。“恩……”口申口今声不由地从亚梦唇边溢出。呆到手指没入了一半的时候,几斗觉得时候差不多了,缓缓地将手指抽丶出。

[设为书签]

3楼, 8楼,9楼,10楼,11楼。昨天加过一更了。【详情请见14楼】

13楼,15楼,16楼,19楼,20楼,满五人再加一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加更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几斗……”手指的突然离去让亚梦下体一阵空虚,花瓣还高高地张开着,她抬起小脸看着他,似是在乞求更多。

几斗轻轻地将她额头汗湿的刘海拨开,挺起身子,慢慢把炽热埋入她的花径。

“好痛,呜,几斗,痛。”才没入一点,亚梦便觉得痛极了。

“唔……”几斗埋下头去吻住她的樱唇,然后猛丶插丶到底,刺破了那层柔软。

“呜……唔…”看着亚梦眼角泛起的泪花,几斗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,吻着她的眼角。

感受到她渐渐适应了他的尺寸,慢慢的抽丶动起来。

“恩啊…嗯…几斗,轻一点,嗯…重一点,嗯……”极舒服的感觉让亚梦开始胡言乱语,不自觉的扭动身躯更贴合他。

身体紧密结合的感觉让几斗喉间低喘一声,深深浅浅地在她身体里驰骋。

“宝贝儿,我爱你。”夜很漫长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未完待续】

第二天早上

亚梦朦胧地睁开双眼,把身边的人死死固定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挪开一些。“大坏蛋,睡觉还占我便宜。”亚梦狠狠地瞪了一眼身边还睡着的男人。“嘶……好痛。”只是轻轻移动了身子,亚梦立刻不敢动了,全身上下都是酸痛的,好像被重装过一般。

侧过脑袋,看着那个睡的很香的男人,浅浅地笑了。她分明听到了,昨晚他说爱自己。小手忍不住去碰触他蓝色的碎发,软软的,很舒服。“一个大男人睫毛居然那么长,真是讨厌。”坏心地想要拔下一根眼睫毛的手正在慢慢靠近,突然,“宝贝儿你一大早精神就很好啊?”几斗睁开紫眸,大手反握住她作怪的小手,把它固定在腰上。

“你怎么醒了?!”亚梦着急的想要收回手,却发现手被死死的固定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家的支持是我的动力。 [设为书签]

有人来了,加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斗迷人的紫眸里闪着笑意和温柔,薄唇微启,“不然我的睫毛就被某只小野猫拔下来了。”亚梦窘迫了,把脑袋埋进被窝里,小声道:“明明刚刚闭着眼睛,这样也知道。”

“啊!”亚梦突然身子一悬,被几斗抱在怀里。“宝贝儿,最好勾住我的脖子,不然我不能保证你不会掉下去。”亚梦被几斗拿被子裹住,抱在怀里向浴室走去。

“几斗,你要抱着我去哪里啊?”亚梦乖乖地勾住他的脖子,身躯微微贴向他。几斗下腹一紧,该死,柔软的肌肤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被子贴着他赤丶丶裸的胸膛。“洗澡。”略带沙哑的声音听上去性感至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那个,请问亲们要他们在浴室那啥那啥呢,还是为难一下几斗先生呢】

【亲们可以留言表现自己的看法,希望他们在哪那个那个那个。】

[设为书签]

【那个,请问亲们要他们在浴室那啥那啥呢,还是为难一下几斗先生呢】

【亲们可以留言表现自己的看法,希望他们在哪那个那个那个。】

大家不发表意见, 我没办法继续写, 还是我按照自己的方法写呢。 [设为书签]

留言【5】人再加一更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几斗,我…我自己去洗就可以了。”亚梦在他怀里略微扭动,想要从他怀里出来,胸前的柔软轻轻地摩擦几斗。

“宝贝儿,你别乱动。”几斗沙哑的声音已经略带情丶丶欲,收紧抱住亚梦的双臂,将她禁锢在怀里。

亚梦清楚的感觉到几斗的身体在迅速升温,自己贴着的胸膛热热的,干笑几声,乖乖的呆在他怀里不敢动了。

浴室里……

几斗把亚梦放在大大的浴缸里,顺手把旁边准备好的玫瑰花瓣混着浴粉洒进水里。

水渐渐变得略带乳白色,水面上撒着花瓣,一个一头樱色长发的女生坐在浴缸里,轻轻搓揉自己皮肤上一深一浅的印记,一个男人正在她背后穿着浴袍拿着毛巾擦拭着她的背。

[设为书签]

更完了对不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几…几斗,我自己可以洗的,你出去吧。”亚梦脸红透了,长那么大,这可是第一次洗澡还有个人在旁边,最关键的是……是个男人。

但几斗反倒没有出去,却在她身上折腾起来了。他的手就跟有魔力似的,抚过的地方总有一种酥酥麻麻,痒痒的感觉。

“宝贝儿,舒服吗?”几斗从背后抱住她,轻轻地在她耳边道,手指也暧昧的在她身上摩挲,一点儿要离去的意思都没有。他性感的嘴角微微勾起,紫眸深邃极了。

“几斗,不…不要乱…乱碰…嗯……”酥麻地感觉在亚梦身上荡漾开来,就连心窝也觉得麻麻的暖暖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亲们可以留言写自己的意见】 [设为书签]

原帖第 3 页:查看该页内容

“宝贝儿,我想要你…给我好不好?嗯?”几斗轻轻含住她圆润的耳垂,俯看她的风景,凹凸有致的身材埋在水里,吐气有些急促,自然的体香萦绕着他,不像那些虚伪的胭脂俗粉般都是化妆品的味道。

耳蜗痒痒的让亚梦很不舒服,她转过身子,想要用手肘推开几斗,但是却浑身无力,瘫软在几斗的怀里。

“几,几斗,不要,不要这样…”

“宝贝儿,给我,给我……”

几斗火热的舌尖触碰着亚梦的耳垂,大手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,随手拿了毛巾胡乱地擦拭她的身子。

“唔…现在是白…白天,别,别…”亚梦的眼神开始迷蒙,虽然嘴巴上还是反射地拒绝,但身体却不自觉地靠近几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[设为书签]

我发现两次都是我自己刚好翻页。 [设为书签]

我也很想篇幅长点的, = = 没灵感出不来。 [设为书签]

“嗯…不要…恩啊…”升起的水雾还未退散,只是隐约看见亚梦被几斗从背后抱住。

几斗抿抿嘴,左手毫不费力地侵略她的柔软,右手狡猾地在小腹画着圈圈,慢慢向下,向下。

“不要什么?是不要停吗?”他嘴角勾起揶揄地笑容,慢条斯理道。

“嗯…几,几斗…坏…别…恩啊……”亚梦的大脑有些空白,她只觉得大脑被一些东西慢慢的侵占了,一点点吞噬了她的意识。

“宝贝儿你好敏感。”几斗的右手转眼来到了她的幽林,修长的手指带着丝慵懒,不紧不慢地摩挲她的敏感地带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毕淑敏的文章

《毕淑敏的文章_吻脖子论文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

本文地址:毕淑敏的文章_吻脖子论文 |http://www.lunwen985.com/zhiye/102528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毕淑敏的文章_吻脖子论文的文档下载: PDF DOC TXT